當前位置:100EC>行業研究>淺析:普惠流量下的B2B電商生態圈

全國疫情數據

{{dataList.mtime}}
  • 確診

    {{dataList.gn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淺析:普惠流量下的B2B電商生態圈
發布時間:2019年12月31日 10:11:10

(網經社訊)我,一個混跡與傳統金融行業和互聯網to b行業之間的產品經理,服務過國泰人壽、平安銀行、海通證券、Talkinddata。目前任職于騰訊旗下Weshare,主要負責創新流量業務。

2019年“寒冷”有目共睹,大宏觀經濟環境促使經濟增長放緩。但對于中國互聯網發展而言,還有更可怕的東西。10多年從業以來的思考和感想,寫的不對的地方還望斧正。

2019年的寒冷

我們先看一組數據,來自CNNIC的數據統計:

2013年前,我在傳統金融機構擁抱互聯網,我們還在研究SEO、ASO——期望通過TDK的優化,讓用戶能夠在搜索的時候看到我們,并且更多地看到我們。

我記得當年借記卡在互聯網的獲客成本是2元,我們還可以跟一些年輕的論壇,游戲合作互相導流,那是一個純真的年代。那時候BAT的“B“還是百度,今天或許就是字節跳動的“B”了。

2013年之后,隨著4G的普及,移動互聯網開始迅速成長——身邊出現了很多創業的朋友,誰誰誰拿了多少融資,誰誰誰3個月用戶增長400萬的。

但現在反過來看,2013到2017年很多的創業故事其實是通過免費的工具、游戲或者服務,聚攏足夠多的用戶后通過廣告的模式變現。

但這么多年過來卻應證了當時平安戰略層面對互聯網的認知——“互聯網其實沒有改變本質,不過加速壓縮時間和空間”。而沒想到的是這個壓縮的過程才短短幾年。

而這個時候營銷也變得跟“用戶標簽”和“預算”掛鉤了,選擇目標TA用戶,然后砸錢買用戶的關注時間,互聯網王廣告通過競價來提升效率。

但效率帶來的實質卻是資源的加速枯竭——關注時長不會無休止的增加,畢竟人不是機器。人口紅利下降,中國互聯網的發動機正在失速,或許互聯網廣告可謂“春江水暖,鴨先知”。

2019年,每個人在移動互聯網的使用時長超過6個小時,在網總時間高速增長的時代結束了,競爭變成存量博弈。但當互聯網進入存量時代,巨頭的增長就意味擠壓其他玩家的空間。

2019年,是沒有互聯網新產品的一年:

一方面大廠的創新能力的疲乏,一個企業會有一個企業的思維方式,而決策層往往會決定了一家公司的創新能力。

而另外一個方面,真的累了——“996ICU”運動就是這種情緒的集中爆發,互聯網人開始反思以健康和青春為代價的付出是否值得??杀氖腔ヂ摼W的寒冬是每個人的寒冬。畢竟,2019年沒有被裁員或許已經是幸運的了。

然而,還有一個比較致命的問題阻礙互聯網創新的就是流量貴的問題。以至于有很多人創業就是期望被大廠看上之后給一個“流量入口”。

甚至更可悲的是,很多的創業企業的估值直接跟“流量入口”綁定了。沒有流量,再好的商品和服務無法搭上互聯網這趟高速列車。

2020年,我們展望普惠流量時代

綜上所有的描述,“2020年會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反正互聯網大佬都這么多,面對互聯網對于“互聯網”這個已經可見的存量空間和時間來說。我們或許應該嘗試新的生態思維,就像金融行業很核心的“流動性”的概念,存量市場的流量也需要“流動性”。

下面這張圖是我們小學自然課程里面都會學習的所謂生態循環的概念。打個比方來看,理論上養殖和種植沒有本質上的競爭關系,可以形成產業聯動。但是在如今的互聯網行業,養殖和種植都需要競爭同一個用戶,那么他們需要到廣點通,頭條等大廠去走競價。但其實他們的流量資源也是可以“流動“的。

我們再抽象來看,寡頭流量其實讓各個行業在面對存量互聯網用戶群的時候形成了無差異競爭關系,大家在不斷的推高互聯網廣告的預算。

但其實在存量市場里面,應該讓行業和行業之間形成一個去中心化的流量矩陣,讓流量可以流動起來,真正讓產品和服務去爭取到用戶,而不是將絕大部分的生產物料用于宣傳和營銷。也能夠真正讓有價值的創新得到發展,從而產生新的經濟價值。

另外,隨著個人隱私數據保護監管的趨嚴,也在打破我們對數據的認知:

這些年來一直和大數據打交道,其實很多人對大數據有誤區,以為知道更多就越精準。

這不完全對,而是要理解反饋的重要性——

有時候反饋是最真實的表達,比如抖音推薦,不喜歡就滑走,喜歡就多看兩眼。傳統去定義人群的方式如下左圖,更多是了解人。其實根據人的反饋同樣可以把人進行分層分類,然后給同樣的人群推送分層分類里的交叉內容。同樣的互聯網營銷,更多是通過對TA的判斷。但如果我們設想一個去中心化的生態。品牌可以互相去選擇并形成合作關系,然后我們用品牌重新來定義目標客群。那么圍繞一個人群,各個品牌,場景,應用端其實是合作共生關系,而非競爭關系。

如何快速形成品牌之間的聯動?

那就是流量普惠(流量免費),讓品牌可以自由選擇匹配,從而形成最優組合。

再通過算法和模型去優化行業和行業之間,品牌和品牌之間,應用和應用之間的匹配規則以提升整體效率。

最終將編織成一張大網,讓流量在這張大網上面形成“流動性”。而這張“網”應該是一個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賬本,而在這張“網”之上的想象空間巨大。

寫在最后,以上是我的這些年來的思考和總結。也是我2020年開始Wefix產品管理和運營的第一年,試運營兩個月,我們目前已經集結了30+以產品,服務,權益為核心主營業務收入的機構來共建Wefix生態,其中不乏58同城系,眾安系,百信網等中大型機構。

因為Wefix的“fix“意味修復,我們期望“重塑流量市場秩序,讓營銷回歸價值與理性”。這也是我從業以來壓力最大的一次挑戰,這篇文章寫給自己鑒定信念,也期望分享給志同道合的朋友。(來源: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文/劉彬 編選:網經社)

在疫情“籠罩”的當下,電商企業又將迎來一次大考。2020年3·15“國際消費者權益日”如期而至,在這特殊時期,電商消費市場更應經得起考驗。在此背景下,網經社“電訴寶”發起“戰疫3·15 提振電商消費信心”的3·15主題活動,通過系列數據報告發布辨別電商“紅與黑”、打造“云315”平臺為全國電商用戶“保駕護航”、媒體聯動輿論監督倒逼用戶有效維權、律師團“坐堂”提供法律援助、持續開放“綠色通道”對接近千家電商等多種形式,倡議廣大電商遵守法律規范約定,依靠優質的服務贏得信賴,讓消費者暢享網購。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關鍵詞】劉彬B2B生態圈
    烈焰传奇可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