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100EC>在線教育>知識付費“四大天王”走下神壇?

全國疫情數據

{{dataList.mtime}}
  • 確診

    {{dataList.gn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知識付費“四大天王”走下神壇?
發布時間:2020年01月02日 09:47:19

(網經社訊)“還是看了跨年演講,不能說多期待認知升級,也許是潛意識中的學習儀式感在起作用?!?/p>

在2020新年鐘聲響起后,一家互聯網人力資源企業的COO,在連續三年看了羅振宇“時間的朋友”后感嘆。位于上海東方體育場中,羅振宇與現場1.2萬人一起“知識跨年”,這已是羅振宇第5次跨年演講。

知識付費“四大天王”走下神壇?

這位COO回憶,去年羅振宇講道:“對未來最大的慷慨,就是把一切獻給現在”,這句語錄幾乎在朋友圈“刷屏”。但是今年,幾乎沒有一句話流傳,倒是很多賣保險的朋友,在朋友圈發了“來干保險,要么走投無路,要么身懷絕技?!?/p>

比羅振宇的“知識春晚”早一天,吳曉波在廈門海邊上演了“預見2020”為主題的跨年演講。這一次,吳曉波再次發布對未來的8個預測,這場年終秀更類似一場經濟學講座。沒有羅振宇的雞湯,也并非跨年黃金時間段演講,吳曉波的年終秀影響力更加減小。

知識付費“四大天王”走下神壇?

在揮別2019、迎接2020的跨年大戲上,舉辦“知識春晚”的不止羅振宇和吳曉波。還有舉辦了2019年混沌大學年度大課的李善友,以及近來在抖音上活躍的樊登讀書會的樊登,四人依舊以傳播知識維持商業關注度。

在剛剛跨過的2019年中,伴隨著市場對販賣焦慮的知識付費熱情降至冰點,以及羅振宇們頻頻被看好的暴風、ofo等企業打臉。很多人意識到,無論羅振宇還是吳曉波都有認知盲區,碎片化的學習也很難改變命運,懷著知識朝圣心態的人越來越少。

知識付費四大天王

在做知識付費前,吳曉波、羅振宇、樊登和李善友都是取得了一定成就的人物。

吳曉波最先被人所知,是財經作家的身份。從2001年開始,先后出版了《大敗局》、《激蕩三十年》、《跌宕一百年》等商業財經書籍。與騰訊合作出版的《騰訊傳》,也讓其獲得馬化騰在內的一眾頂級企業家認可。

在新媒體時代,吳曉波創建了“吳曉波頻道”。目前訂閱用戶已經超過400萬,在內容廣告、內容付費和內容電商等傳統內容變現手段外,吳曉波還試水會員制。普通會員180元/年,“企投家”會員費則高達49800元,可獲得獨家的吳曉波音頻及直播課程。

在2008年之前,羅振宇一直是幕后人物,其擔任制片人的央視《對話》欄目,在經濟領域還是很有影響力。2012年,離開央視的羅振宇,開始打造知識脫口秀節目《羅輯思維》。短時間內,羅振宇將羅輯思維的產品擴展到音頻、社群等領域。

在嘗試社群知識付費的諸多不順后,2015年,羅振宇推出“得到App”,并邀請李翔等內容大咖入住。2019年,羅振宇創辦“得到大學”,據傳得到目前正處于籌備上市 的階段。

李善友曾形容自己是創業失敗,迫不得已去中歐商學院教書。實際上是歷經搜狐高管、創立酷六上市之后,李善友最終是賣了企業套現幾億資金后離開。在中歐創業營上,李善友以“第一性原理”出道,成為知名的創業和企業管理教授。

2015年12月,40歲的李善友決心再次創業,意識到沒有一個機構是專注研究“如何創新”后,李善友創辦混沌大學(原名混沌研習社)。

被李善友評價,無論何時何地都快樂平和的樊登,“20快錢變成十幾億的故事”的勵志故事廣為流傳。

知識付費“四大天王”走下神壇?

年輕時,樊登花20塊錢買了一本書,叫《瘋傳》,這本書就是通過網絡快速傳播,利用傳媒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受此啟發,樊登也通過網絡分享書本知識。在2015年,樊登創立樊登讀書會,如今樊登讀書擁有1800多萬用戶,市值達到十幾億。

這四人最終都殊途同歸,成為當下最有影響力的知識付費領軍人物。不過,成也IP、敗也IP。在羅振宇們越來越紅火之際,其商業化也越來越倚重這種人物影響力變現,知識付費也越來越偏離內容本身。

不被熱議的知識跨年

在羅振宇們的信徒越來越多之際,效仿娛樂行業舉辦跨年晚會,給焦慮的中年人一場洗禮,成為羅振宇/吳曉波的每年必行節目。

2015年羅振宇在國家游泳中心,第一次舉辦跨年演講。當時正值雙創熱潮,羅振宇登臺回顧商業熱點,展望未來的商業趨勢,點燃了無數互聯網從業者、投資人等高知群體內心的一把火,似乎羅振宇就是撥開云霧的領頭人。

5年時間過去,當移動互聯網紅利退去,回顧變得越來越平淡,未來也越來越難以預測。羅振宇的演講內容開始逐漸雞湯化,這次跨年演講中發布包含教育等行業的4份報告,也沒能讓用戶感知到太多干貨,反倒覺得廣告越來越多。

“時間的朋友”曾幫助深圳衛視奪得收視率第一名,但是羅振宇2019-2020年的跨年演講,在同時段的收視率卻已經跌出前8。這也許是知識付費大師們,走下神壇的一個信號。

知識付費“四大天王”走下神壇?

不是愛學習的人越來越少,而是大眾不再相信羅振宇。這不僅是因為“暴風影音和樂視這個新物種的存在,一定會改變我們的環境”、“滿桌人沒有一個人看好羅永浩,除了我”等錯誤預言,而是大眾對羅振宇兜售的“知識藥囊”態度轉變。

“中年人聽羅胖的跨年演講,與老年人買權健的營養保健品,其本質上沒有任何差別。 ”甚至在2019年今年10月底,羅振宇重返《奇葩說》擔任導師,知名主持人李誕直指羅振宇是搞傳銷的。

這與2017年,羅振宇第一次來到《奇葩說》的舞臺時,大眾對其評價風向截然不同。當時知識付費發展來到了巔峰,羅振宇無疑是那個最耀眼的“知識的布道者”。

如果說羅振宇屬于言多必失的例外,那么吳曉波的關注度急劇降低,也是大眾對知識付費產品的反思結果。

2019年吳曉波照例放出了8大預測,其中第一個預測是“待浪再起,韌性考驗”,在很多人眼中,產業轉型與消費升級已經是存在兩三年的趨勢;第二個是“國貨運動,方興未艾”,吳曉波提到故宮IP的火熱,但用戶更感興趣是我沒有故宮IP,如何在B站/抖音上再造李子柒或者完美日記?第三個是“供應重構,產銷分離”,也和誕生多年的“C2M”理論有很大的重合。

吳曉波無法預測未來,本不能苛責。但當吳曉波將自己置于“預言家”這一位置時,用戶不免評頭論足。

事實正是如此,就在吳曉波演講完的第二天,香港上市公司齊家網發布:《吳老師,四年未見,您誤解我了》為題的一封信。信中稱吳曉波演講中的股價和市值等數據,應該是“隔壁老王”齊家控股的,并不是齊家網的母公司“齊屹科技”。并質問“要不您抽空再核對下、看看這事要怎么解決?”

李善友本可以避免羅振宇和吳曉波人設的情況,因為其創辦的混沌大學,引入了眾多知名學者、企業家、投資人,講述天文地理、哲學人文、科技互聯網等眾多學科。這本是從制度層面上,再造互聯網大學的好事情。

但是李善友也多次因為出格言論被打臉,最知名的是,在2014年華為如日中天時,李善友就預測:華為正在走向死亡。

在2019年的混沌年度大課上,對于如今華為發展越來越強大的現實,李善友認為并不是被打臉,華為的創新者囧境始終存在。但是也承認自己對任正非和華為的使命,理解的不夠深刻。

“擺渡人”的商業夢折戟

當下的知識付費大師們,從羅振宇、吳曉波到樊登、李善友,無一不是將自己置于“擺渡人”位置。他們包裝碎片化知識,售賣給“信就有”的中年人。在能否擺渡別人之前,大師們更希望自己的事業能夠“上岸”。

知識付費“四大天王”走下神壇?

 在綜藝節目《奇葩說》擔任導師時,羅振宇也大方自嘲自己是做“傳銷”的,但還是抓住一切可能的機會,為得到APP打廣告。在2019年跨年演講中,羅振宇提到“得到”不是做內容的,而是做教育服務,試圖為產品爭取一次定位升級。

10月15日,羅振宇要將公司帶上科創板的消息傳來。最新證據是羅輯思維、得到APP的母公司北京思維造物,在北京證監局官網更新了最新的上市輔導信息情況。這是在“得到”APP日活下降,王牌IP《李翔知識內參》在今年5月停更后,羅振宇不得已加快了上市的步伐。

在羅振宇之前,吳曉波已經在上市路上折戟。9月27日,上市公司全通教育終止收購杭州巴九靈,以“吳曉波頻道”為核心的巴九靈曲線上市計劃,宣布破滅。不過在12月份,吳曉波接受證券時報采訪時稱,杭州巴九靈明年將繼續推進上市進程,主要為并購重組或獨立IPO,目標市場為國內。

2019年,李善友將其明星課程《第二曲線》,精煉成為《第二曲線創新》一書。在這本書中,李善友試圖將英國管理大師查爾斯·漢迪的“第二曲線”本土化,解決企業如何保持基業長青的難題。

也正如李善友總在強調:“我說的,可能都是錯的?!钡菚幌M簧儋u,混沌大學不希望更少人報名。李善友和他的好友樊登都明白,影響力始終是核心命題。

這也是國內知識付費市場的難題。在2016年,知識付費站上了風口,用戶和資本都非常追捧。分答、知乎、果殼、喜馬拉雅、蜻蜓FM、豆瓣,甚至網易云音樂等平臺,都推出了付費業務。

最終活下來以及估值發展較快的,除了喜馬拉雅等音頻平臺,無疑是經歷5輪融資的思維造物和接近上市的巴九靈。知識付費服務的品牌本身沒有獨立,市場更看重的還是背后人物的影響力。

你還會為“羅振宇們”花錢嗎?

在剛剛結束2019年跨年演講后,羅振宇和吳曉波的百度搜索指數又達到了新高,但這并不意味著明年二者的知識付費業務前景明朗。

“吳曉波是靠譜中帶點忽悠 ,羅振宇是忽悠中帶點靠譜?!币晃痪W友犀利的如此評價二者跨年演講內容。

在2020年經濟大環境下,民眾更需要吳曉波和羅振宇們預測“下沉市場”、“產業互聯網”等時代機遇,甚至電商直播、電子煙等小風口也可。但羅振宇依舊在臺上念道:“人的網絡就是財富放大器”, 這一套永不過時的人情世故理論。

知識付費“四大天王”走下神壇?

知識付費的本質是什么?借用互聯網人士張棟偉對商學院的評價,可窺一二:

在商學院,你可以憑自己的實力吃上紅燒肉,這比鄧文迪自費買飛機頭等艙要劃算的多;

在商學院,你可以憑錄取證書傍上馬云,這比幾百萬美元找巴菲特吃午餐要經濟適用;

在商學院,你可以時不時在群里或者朋友圈曬出最新的PPT截圖,獲得的點贊和轉發比曬娃高端的多。

但是動輒幾十萬元的商學院,對很多人都是難以承擔的高昂成本。借助移動互聯網,羅振宇們完成了一次“商學院下沉”,在這里你也能接觸到大佬,雖然是隔著網絡;借助學員和會員的標簽,也能形成高知的身份標識;一系列不能錯過的認知升級,也能在朋友圈形成高逼格的印象。

但這些得來容易的認知與滿足感,也很容易消散,很難對每個人更能起到升級與賦能的作用。

無論如何,知識付費市場仍在發展。這從艾媒咨詢數據也可得到印證,2018年知識付費用戶規模達2.92億人,2019年知識付費用戶規模將達3.87億人。

只是,用戶和市場對知識付費四大天王的看法,將會出現越來越多的兩極化評價。(來源:Tech星球 文/楊業擘)

在疫情“籠罩”的當下,電商企業又將迎來一次大考。2020年3·15“國際消費者權益日”如期而至,在這特殊時期,電商消費市場更應經得起考驗。在此背景下,網經社“電訴寶”發起“戰疫3·15 提振電商消費信心”的3·15主題活動,通過系列數據報告發布辨別電商“紅與黑”、打造“云315”平臺為全國電商用戶“保駕護航”、媒體聯動輿論監督倒逼用戶有效維權、律師團“坐堂”提供法律援助、持續開放“綠色通道”對接近千家電商等多種形式,倡議廣大電商遵守法律規范約定,依靠優質的服務贏得信賴,讓消費者暢享網購。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烈焰传奇可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