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100EC>生活服務電商>哈羅單車、美團單車和滴滴青桔的新三國殺
哈羅單車、美團單車和滴滴青桔的新三國殺
發布時間:2020年01月02日 14:08:39

(網經社訊)近日,美團旗下摩拜單車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12月,共有近18.92萬用戶通過App等渠道舉報私占、破壞共享單車超27.87萬次,涉及車輛超20.56萬。


僅舉報涉及共享單車就高達20.65萬輛,未被舉報的私占、破壞單車數量有多少?


在思考這個問題時,大家難免都會感覺有點沉重,畢竟在2017年,共享單車就成為了中國共享經濟”最受關注的一種成果,同時在輿論中,“共享單車是一面國民素質照妖鏡”也成為了一種共識。


但目前看來,一部分人對共享單車的私占和破壞,依然是一個威脅共享單車行業發展的大問題。這個問題如同附骨之蛆,在共享單車興起、繁榮、冷卻的每個過程中,都沒有得到過有效治理。


但是可以非常明確的說,私占、破壞共享單車的行為就是違法犯罪行為。


私占、破壞共享單車侵犯了共享單車運營商的財產權,警方有充足的法律依據可以對違法犯罪分子實施拘留、罰款處罰。


以現代法律的嚴肅性來說,不存在法不責眾的回旋余地。但是私占、破壞共享單車的人實在太多,很可能數以百萬計,這不是一個單純法律問題,而是一個復雜的社會問題。


問題的根源很可能在于,當前社會依然盛行的“占有”價值取向,和共享經濟的“非占有”、“共享”價值構想之間,并沒有一個充分的緩沖和過渡。


共享單車成為“共享經濟”的奇葩?


“共享經濟”是美國兩位社會學家在1978年提出的一種構想。其主要特點是,包括一個由第三方創建的、以信息技術為基礎的市場平臺。這個第三方可以是商業機構、組織或者政府。個體可以借助這些平臺,交換閑置物品,分享自己的知識、經驗,或者向企業、某個創新項目籌集資金。


受限于信息技術的發展,在2010年前后,伴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興起,時空限制被進一步突破,“共享經濟”才算是落實到了現實實物層面,這時開始出現Uber、Airbnb這樣的實物共享平臺。


中國“共享經濟”的最早代表,可以說是2012年成立的滴滴,但是2014年成立,開辟共享單車行業的ofo,擁有更純粹的共享經濟理念:“以共享經濟+智能硬件,解決最后一公里出行問題”。


ofo的“城市大共享”計劃,多少可以看到它對這種理念的貫徹,這個計劃歡迎自行車品牌與生產廠商將自行車接入ofo,同時也鼓勵市民將閑置自行車共享出來,接入ofo平臺為更多人提供服務。共享出自家自行車的市民,也可以免費使用所有ofo平臺的單車。


堅持“共享經濟”理念的ofo跑得倒是挺快,但是沒能跑多遠。于是整個共享單車行業開始加速悖離“共享經濟”,成為共享經濟的奇葩。


共享單車行業“一氣化三清”


當2016年ofo開始在全球拓展市場的時候,沒能防備好后院起火,當時20多個共享單車品牌一齊涌現,在數十個城市內和ofo爭奪市場。有從一二線中心城市開始向下拓展的,也有走“農村包圍城市路線”的,非常熱鬧。


2017年,“共享單車”入選民生熱詞,“共享經濟”也成為在資本市場備受追捧的一個概念。摩拜憑借微信小程序異軍突起,3月29日,摩拜單車接入微信錢包九宮格,很快就就成長為足以和ofo分庭抗禮的大巨頭。


2017年底,走農村包圍城市和精細化運營路線的哈羅單車受到了阿里的青睞,2018年阿里對哈羅單車狂砸200多個億,成為哈羅單車最大股東的同時,也把哈羅單車推上了行業頂級巨頭的寶座。


到2018年,ofo陷入資金短缺泥潭,被自行車生產廠家追債,在用戶退押金壓力下盡力掙扎,甚至被第一大股東滴滴果斷拋棄。


ofo的困境,是當時整個共享單車行業普遍困境的一種映射。哀鴻遍野中,只有三位幸運兒有可能將這場比賽繼續打完:


新入局的滴滴推出的青桔單車;阿里資本加持下的哈羅單車;被美團全資收購的摩拜單車。


但是他們本身也都越來越偏離“共享經濟”的本意,“共享經濟”成為被收藏起來的一塊招牌,有用了就拿出來亮一亮,沒用了就拿塊布蓋好。


事實求是的講,這種做法并不值得過分指責,畢竟對“共享經濟”很有追求的ofo已經成了反面教材。


出行巨頭滴滴,成為共享單車行業的小老弟


對“共享經濟”沒有執念,也并不一定就能把共享單車這門生意做好。滴滴把這一點詮釋的最明白。


滴滴本身雖然是中國“共享經濟”的代表之一,但是滴滴對“共享經濟”的認識一直非常靈活。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其在2015年6月推出的順風車。


滴滴順順風車本身的定位是“共享出行”,進一步釋放閑置車位的利用效率,為用戶提供更加實惠的出行解決方案。但是在宣傳的過程中,順風車一開始就歪的很離譜。


在宣傳順風車期間,為了調動廣大車主和乘客參與,滴滴有意突出了社交屬性。


“就像咖啡館、酒吧一樣,私家車也能成為一個半公開、半私密的社交空間?!秉S潔莉說,“這是一個非常有未來感、非常sexy的場景,我們從一開始就想得非常清楚,一定要往這個方向打?!?/span>


方向歪的離譜,帶來的結果自然是災難性的。


2018年1月9日,滴滴宣布托管小藍單車,撇開重金投入過的ofo直接親自下場,當年1月底就火速上線了自己的青桔單車。滴滴對青桔單車是寄予厚望的,“青桔”之名呼應滴滴公司名“小桔科技”,而寓意是略顯青澀又飽含希望的果實。


但是寓意再美好,現實中也不會有人對滴滴的“青桔單車”高看一眼,尤其是在2018年。


在青桔單車正式發布后沒過幾個月,滴滴順風車相關的惡性刑事案件,就開始像火山爆發一樣噴涌而出,尤其是震驚全國的“空姐遇害案”,直接給滴滴帶來了危及存亡的輿論危機。


2018年9月27日,滴滴宣布在全國范圍內無限期下線順風車業務。滴滴的順風車業務發展告一段落,但圍繞著滴滴的負面輿論不曾止歇。


在這樣的輿論環境下,滴滴的共享單車做的當然也很艱難。


因此,雖然在整個出行領域,滴滴依然是霸主。但是在共享單車行業,最晚出場的青桔單車和它的寓意一致,很青澀,依然還是個小老弟。


哈羅單車異軍突起


現在共享單車行業的霸主,是背靠阿里的哈羅單車。


哈羅單車一開始并不起眼,2016年9月才正式成立,11正式投放市場。入場的時間比較晚,這時市場上已經有數十個共享單車在相互絞殺,哈羅冒頭的機會很少。


但是因為哈羅單車始終選擇差異化路線,切入低線城市、切入景區,堅持精細化運營,所以哈羅的韌性一直很好。


2017年12月,在共享單車行業開始步入寒冬的時候,阿里開始了對哈羅單車的投入,之后的投入力度越來越大。


2018年3月13日,哈啰單車宣布“全國免押戰略”,芝麻分650分以上者,可通過支付寶“掃一掃”車身二維碼,在全國免押金騎行哈啰單車。占據支付寶入口,首推免押騎行的哈羅單車,很快就展開了在全國范圍內的急速擴張。


在2018年的4月、6月、7月、9月,螞蟻金服四次投資哈羅單車。其中哈啰的E+輪融資由螞蟻金服單獨投資了20億人民幣。加上今年阿里在哈羅身上陸續投入的資金,阿里已經累計在哈羅身上花出了200多億元。


總的來看,2018年是哈羅擴張最激進的一年,激進得近于野蠻。


2018年7月21日凌晨1點左右,40余輛滴滴青桔單車在開封遭深夜剪鎖,此事引發河南公眾強烈關注。


2018年8月13日,有開封媒體發布消息稱,開封警方經調查發現,涉案的8名嫌疑人中,有7人為哈羅單車開封運營部員工。8月14日下午,哈羅官方發布了“致歉和聲明”,確認曾有該公司員工參與此違法事件。但同時暗示有“友商”在此事件中充當了策劃“主謀”。


這個“友商”到底是誰,哈羅沒說清楚,大家可以自己猜。


不管怎么說,就在這樣的激進擴張策略下,名不見經傳的哈羅單車在眨眼睛異軍突起,最終成為了共享單車行業真正的勝利者。


哈啰出行聯合創始人李開逐近日表示,哈啰單車已經進入360個城市,在行業有50%以上的占有率。


美團上演巴蛇吞象


在碩果僅存的“共享單車三巨頭”中,滴滴做共享單車很容易理解,無非就是為了拓展出行領域的版圖;阿里扶持哈羅單車,無論是為了加強在線下出行領域的布局,還是單純的就是為了散錢擴張,都不是什么問題,畢竟阿里財雄勢厚。


但是,美團在2018年已經巨額虧損的情況下,依然在4月份以37億美元,對陷入困境的摩拜完成全資收購,這個頭鐵程度就有點令人詫異了。


2018年產業界有一種流行說法,認為美團當時對300多億的上市前估值并不滿意。為了提升估值,美團在出行領域搞“無邊界”擴張,旨在發揮出行領域和吃喝玩樂的協同作用,把“Food+Platform”的故事講的更生動,提高資本市場對美團的期待。


無論這是不是美團的本意,美團收購摩拜的代價都太高了一些。


從2018年4月美團和摩拜達成的收購協議來看,美團收購摩拜的總價為37億美元,包括27億美元的實際作價和10億美元的債務。這差不多就是230億元人民幣,比阿里截至2018年底投在哈羅單車身上的錢還要多。


除了這筆錢,收購摩拜對美團整體造成的負面效應同樣不容忽視,而且影響深遠。


2018年美團靠補貼戰術,已經基本終結了外賣江湖的混戰,只剩下餓了么一個對手。4月份在美團收購摩拜的同時,阿里也完成了對餓了么的收購,至此,美團和阿里的對抗局面進一步升級。


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團選擇外賣漲價,以補貼虧損不止的共享單車業務。


2018年美團外賣實現收入為381.4億元,同比增長81.4%,看起來不錯,但是商家表示不賺錢;外賣騎手表示收入壓力變大;用戶更是可以直觀的感受到補貼沒了,外賣價格還在上漲。


餓了么外賣的價格也有所上漲,但是漲幅不及美團,這就導致現在餓了么在一點點的扳回局面,占領越來越多的市場份額。


盡管付出了這樣高昂的代價,但是美團這個大手筆依然值得稱道。


2019年1月23日,美團聯合創始人、高級副總裁王慧文宣布摩拜已經全面接入美團APP,之后摩拜單車將更名為美團單車。


近日,如果使用摩拜微信小程序掃碼騎行就會發現,一旦打開摩拜小程序掃了摩拜的單車,就會看到小程序會直接彈出前往美團APP的推薦,最近上線的“單車祝你春運搶票回家”也是想盡辦法把用戶往美團APP引導。


在今年下半年開始投放美團單車之后,美團APP中,騎行摩拜單車或者美團單車需要分別掃碼。


近期更新后,只需要掃一次二維碼,就可以解鎖摩拜或者美團單車,美團單車替換摩拜單車的步調在明顯加快。


吞并近兩年,美團已經完成了對摩拜的初步消化。


三巨頭之間的“舊怨新仇”


崇飾其末,忽棄其本,華其外而悴其內。阿里、美團、滴滴這三個在零售、生活服務、出行三大領域都是魁首的巨頭,為什么會與本業關聯性較差的共享單車行業,搞這么一出大會戰?


2018年是共享單車行業重新洗牌的一年,是秩序重構的一年,也是滴滴、美團、阿里之間的矛盾集中爆發的一年。


2016年10月,時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馬云在云棲大會上提出“新零售”這一概念,即“在大數據的驅動下,人、貨、場的重構”。


到2018年,新零售的落地已經進入關鍵時期;并且在2018年,美團沖刺上市,要搞無邊界擴張;同樣也是在這一年,滴滴想要進一步整合國內出行行業市場,加速在海外的擴張,到全球市場攻城奪地。


阿里加強對線下的滲透,美團四面出擊,滴滴想要一統出行行業。阿里收購餓了么威脅到美團,美團推出美團打車服務,惹惱滴滴;滴滴回擊美團,推出滴滴外賣,三家打成一團,矛盾在共享單車行業集中爆發。


所以在這一年,共享單車行業的多品牌混戰,雖然變成了巨頭之間的大戰,但是激烈程度絲毫不減,行業亂象進一步加劇。


這場戰爭的結果比較非常明確,阿里扶持的哈羅單車全面獲勝,美團吞下摩拜之后完成消化,吃下第二大的市場份額,滴滴寄予厚望的小桔單車勉強維持,忝居末座。


2019年的基調,主要就是行業進一步規范,三大巨頭之間逐步劃定界限,開始適應行業新秩序。


2020年,烽煙再起


但是美團總是不安于現狀的。


在11月21日的Q3財報電話會議上,美團點評CEO王興表示,我們的共享單車是明年核心的一個投資的領域。公司將繼續在共享單車業務上的投入,增加營銷,包括品牌推廣方面的投入。


表明了美團對于目前秩序的不滿,和改變共享單車行業現狀的積極態度。


王興還表示:“我們已經大幅度的提升了單車的設計,包括整個單車的供應鏈,包括整個單車的價值的準繩也做到了提升,我們也看到了美團單車這塊在這一年獲得比較好的周轉率業績,也相信我們會抓住一些好的機會窗口,在下幾個季度更換一些老的單車,也會進一步去提升我們的用戶基礎,提升用戶在平臺上的黏性?!?/span>


這話里面有一條很關鍵的信息——提升單車的價值準繩。不是說說而已,美團是真的在做。


今年10月份,美團開始在北京試調整計價規則,新版計費規則具體調整為:起步價為1.5元(即開鎖后30分鐘內),騎行超出30分鐘,則收取時長費,即每30分鐘1.5元,不滿30分鐘的以30分鐘計。


簡單來說,就是騎行半小時1.5元,1小時3元,價格漲了三倍。


11月底,滴滴的青桔單車跟進提價,12月哈羅單車也選擇提價。于是到今年12月,我們就徹底告別了ofo的1元每小時時代,進入3元/小時的新階段。


根據近日國家信息中心發布的《中國共享出行發展報告(2019)》顯示,截至2019年8月底,我國互聯網租賃自行車(共享單車)共有1950萬輛,覆蓋全國360個城市,注冊用戶數超過3億人次,日均訂單數達到4700萬單。


哪怕在三巨頭提價之后,訂單數量有可能會有所減少。共享單車行業的2020年的市場規模也大概會在500億元以上。


這樣規模的市場,對于阿里來說可能只是一份甜點,但是對于美團和滴滴來說,就可能帶來扭轉局面的決定性力量。


所以盡管看起來,目前的共享單車三巨頭已經達成了一定的默契,但是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三家巨頭之間的競爭,依然有可能會進一步升級。文/劉曠

網經社“電融寶”是專業的電商投融資服務平臺。擁有的20000+投資方數據庫(包括天使投資人、VC/PE、產業資本、互聯網巨頭、上市公司等),以及近20年10000+電商融資事件大數據庫,為創業者提供項目主頁、項目診斷、項目包裝、投資人對接、項目宣傳、融資路演、社群對接、數據庫定向發送等多項服務。是電商企業投融資的重要“智庫”與投資者之間的“橋梁”。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烈焰传奇可以赚钱